• 这个是代钦塔拉草原,前面写过有五角枫的地方。地面的草很稀疏,很多地方都出现沙化的迹象,到处都是土拨鼠的洞,走不了几十米就能看到一只。这些家伙看起来非常可爱,只是对于生态系统来说它们太多就不是好事了。

    内蒙 - 草原

    内蒙 - 土拨鼠

  • 这天的目的地是柴河,我们怎么到到不了的柴河。

    早上这段路还没有进入林区,新修的水泥路穿过宽阔河谷中的黑土地。

    内蒙

    内蒙

    内蒙

  • 贝壳一看到水就说,别赶路了,今晚在这扎营算了。但是,路还是要赶的,要么四千公里怎么走得完呢。

    内蒙

    内蒙

    一路下来经过的地名我几乎一个都记不住。查了地图,这条应该是绰尔河,在扎赉特旗绰勒水利枢纽附近。

    内蒙

  • 川西行:格聂 - [Travel]

    2003-10-10

    Tag:

    栏杆垛清晨

    晨曦慢慢越过高山,光临这卧落在山谷的小村子栏杆垛;

    山的轮廓渐渐凸现,舒展出柔和的曲线,是那么诱人遐想;

    微风轻轻地拨开洁白的云儿,露出湛蓝湛蓝的天空;

    这时,石头房子的烟囱悄然升起了煮早茶的缕缕炊烟······

    生活原是可以这样开始的。

     

    格聂峰

    我是小三,有蓝天白云作底,阳光为冠,雪袍加身,这,是我,不是巨人。

    山下的秋色如期而至,每一年都满怀翠绿的希望,来,为我等待,为我绚烂,却不敌冬寒,黯然而去

    秋,来了,又走了,始终不曾看见我脆弱而热烈的心。

    悲伤在暗涌,化为片片忧郁的雪花来掩盖我深深的泪痕。

    我,依然屹立在这里,等,秋来。

     

    冷谷寺

    神山的灵气成就了我的巍巍。

    我是高傲的。一个活佛,数百喇嘛,山里芸芸众生,他们为我而倾倒,为我而驯服。

    就连那些匆匆的过客,也在我的庄严中迷失。

    我无意窥探他们的心意,只是他们迷离探寻的眼神,无时不刻的出卖自己。

    找到了么?悟者眼睛闪烁着亮彩,困者无法抛开浑噩。

    然,得之,不得之,生命轮回不会停止。

    冷谷寺的喇嘛

    日暮归家(大青龙坝)

  • 川西行:八美 - [Travel]

    2003-10-03

    Tag:

    经幡飘扬的天空

    艳阳天的“工作照”

    转经筒

    卖苹果的小伙子